珠海调查公司
公 司 公 告
热烈庆祝公司网站在广东省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备案成功(2012-09-15)
热烈庆祝公司网站在广东省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备案成功 ...[详细]
公司主页域名变更通知(2010-09-29)
      本公司主页域名现已由原来的www.zhqingq...[详细]
公司地址变更通知(2010-02-22)
告示:我单位于2010年2月18日迁往新址:珠海市香洲紫荆路303号水晶堡924室(香洲长途站对面)...[详细]
通告(2008-12-06)
 近日,不明来历者侵犯本公司网站的知识产权,本公司网站所有内容资料的版权归本公司所有,未经...[详细]
热列庆贺珠海宝华资产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商标注册成功(2008-11-11)
 通知        ...[详细]
在 线 查 询
查询内容:
公 司 宗 旨


诚信 守法 保密

为您排忧解难 为您调查真相
为您出谋划策 为您查找证据
13 年 经 营  取 证 调 查

诚 至 上 信 为 本

 

联 系 方 式

联系我们:
电    话:07562222119 2220440     
      

    : 0756 2110207
总部地址:
   
珠海市香洲紫荆路303号水晶堡924
(香洲长途站对面)
     编:519000

您当前位置:首页案例分析
湘潭女子玩“婚外情”,丈夫找人殴打勒索“男小三”被拘役

被戴了“绿帽子”,一再忍让时,“男小三”还发露骨短信来挑衅,作为丈夫的秦毅,心里的愤怒终于爆发。可他却没能通过正当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保护自己的家庭,而是邀朋引伴给了“男小三”“一顿教训”,并逼迫对方给自己精神损失费。最终,他因为一时冲动,不但把自己送进了监狱,还连累了朋友。情人节前夕的挑衅

2014年2月13日上午9时许,秦毅的手机突然收到陌生人发来的短信,对方主动提及曾与秦毅的堂客在外开房等事。短信内容露骨,言辞淫秽、龌龊,充满挑衅意味。

秦毅以为有人恶作剧,或发错人了,遂以“我堂客用的什么手机”发问,试图求证事情的真实性。

不料,来信人不仅准确给出了答案,还将秦毅前一天几点给堂客打了电话的私密事一股脑儿说了出来。诸多迹象环环相证,秦毅不得不信了。

他怒不可遏,当即撇下手头工作“杀”回了家。而面对老公的质询,堂客黎芳芳也不再隐瞒,“爽快”承认与发信人魏夏秋“有一腿”。

曾发现堂客出轨迹象

堂客出轨,秦毅并非毫无察觉。

“我上次没有讲你,不是我不知道这件事,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你太不知道珍惜了!”秦毅颤抖着数落。

原来,2013年光棍节,黎芳芳曾“告假”说要回娘家小住几天;可第二天秦毅去电岳母家,竟得知堂客压根就没来过。

再打电话给堂客,她显得十分紧张,称自己在一个朋友家。

敏感的秦毅怀疑堂客在外有人了。他说:“当时,我还把她手机砸了,但后来不想把事情搞大,想维护我们的家庭,就又主动帮她买了一台新手机。”

但即便收到了第三者的挑衅短信,堂客也承认出轨事实,秦毅依然不想放弃这个他又爱又恨的女人,不想放弃这个苦心经营起来的家庭,更不想看到尚未完成学业的女儿失去一个完整的家。

痛彻心扉的秦毅,选择了宽容。

当天下午,他跟堂客去了趟长沙,找到了魏夏秋经营的汽车美容店后,又折回了湘潭。秦毅的心思很简单,如果对方再纠缠他堂客,至少他能找到人。

魏夏秋与黎芳芳一个在长沙,一个在湘潭,他俩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原来,2013年5月,两人通过网络互加了好友。当时,离婚已半年多的魏夏秋正处于情感空窗期,与隐瞒了已婚事实、冒充才27岁的黎芳芳接触后,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一来二去,聊得颇为投缘的两人见了面,并发生了关系。直到2013年光棍节后,正在与魏夏秋约会的黎芳芳接到了丈夫打来的电话,魏夏秋才知道对方是有家室的人。

原本以为是恋爱关系,一下子自己成了“小三”,魏夏秋顿时懵了。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深陷其中,独占情人的念头渐渐占据了心扉。最终,他发出了上述挑衅短信。

设计骗第三者来潭

谁知就在秦毅回湘潭的路上,魏夏秋又给黎芳芳发来了短信。

此时,手机正好在秦毅手中。秦毅干脆以堂客的口吻,与魏夏秋聊了一下午。聊天中,魏夏秋不仅威胁了黎芳芳,还明确表示知道秦毅的车牌号码以及工作单位。

感觉到人身安全受到极大威胁,秦毅萌生了将对方骗过来教训一顿的念头。第二天清晨,他再次以堂客的口吻,给魏夏秋回了条短信——“你害死我了,我老倌子昨天打了我一顿,他一夜没回,现在脸都打青了。”

没多久,秦毅本人的手机就接到了魏夏秋的短信,对方言辞激烈称:“你再打芳芳,小心我弄死你!”

秦毅越想越气,便逼着堂客给“小三”魏夏秋打电话,约对方来湘潭做个了断,遭到黎芳芳拒绝。但架不住丈夫再三劝说,及仅是“吓唬一下”的承诺后,她最终同意了。

围殴后勒索钱财

2014年2月14日,魏夏秋如约来到湘潭。

秦毅已等候多时。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疯跑了3公里的魏夏秋,终于被截住。脸部连挨了七八拳,左眼、头部又遭了四五脚,魏夏秋彻底蔫了,他被众人带进了湘潭经开区一家宾馆。

“矮哒咯!”魏夏秋应声下跪,又挨了几脚。在房间内,他写下了与黎芳芳交往的过程,并出具了一份不再与黎来往的保证书。

此后,秦毅提出了解决方案——由魏夏秋支付他精神损失费。后者不吭声,按要求,默默写了一张愿赔偿两万元精神损失费的条子。

写条子时,魏夏秋耍了心眼,没有写秦毅的全名;后者觉得不妥,出言点破。随后,秦毅强行拿走魏夏秋腰包内的6000元现金,并让魏打了一张16000元的借条。

“他们两人相处的这段时间,我给了老婆两万多元,都被她花掉了,不知去向,我不知道(钱)是不是被魏夏秋骗走了。”秦毅将这笔账,算到了魏夏秋头上。

连累朋友悔不应该

当天12时许,承诺第二天还钱的魏夏秋获允回家;可刚出宾馆,左眼红肿模糊、受了轻微伤的他便报了警。

几天后,涉嫌敲诈勒索罪的秦毅等人投案自首。

“我知道错了,不该一时冲动,不但害了自己,还连累了朋友。”动用私刑、强索精神损失费的秦毅,得知触法后,悔恨莫及。

最终,在赔偿魏夏秋3万元损失、达成刑事和解协议后,加上在案件的起因上,被害人魏夏秋有重大过错,近日,秦毅等人获得轻判——秦毅本人因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拘役2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两位好友也因同罪,被判拘役及并处罚金。

发表日期:2015-09-29
 
友 情 链 接
合 作 站 点